欢迎访问浙江新闻网网站
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国际新闻 民生新闻
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
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
美食文化 名人动态
时事观察 女性健康
法治生活 男性健康
大型活动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
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
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
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
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
报料投稿 查询系统
今天: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民生新闻 >

你遇到过哪些“骗子”?

时间: 2020-08-07 10:27 作者:1f524844a6451cc715eb 来源:未知 点击:

上个月,初中好友春霞约我见面聊一聊,她说自己已经连续几天晚上睡不着了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我快被我那个神经病爹气疯了,自从我妈去世以后,他这一年来,不停地作妖,上次有个同事还特意问我XXX是不是我爹?我说是,问她怎么知道?她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,说没事。后来我才知道,原来他的丑闻都传到我们单位来了。”

她喝了口奶茶,继续说,“虹,男人真的那么无情吗?我妈才走多久,他就这么迫不及待地,想要娶新老婆吗?和他结婚三十多年,给他生了三个孩子,跟着他苦累了一辈子,尸骨未寒,他就和我们来谈要娶新老婆的事。他还是人吗?你说,他还算是个人吗?我妈这一辈子真是命苦啊,活着没享一天福,辛辛苦苦建了新房子,供我们几个上学,才刚走,他就这样,他的良心被狗吃了吗?”

我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春霞的父亲我见过,黑白相间的头发用唾沫抹的油光水滑,一到街上,就要找擦鞋女人把他那双皮鞋擦得锃亮。还专门爱找那种年轻些的,爱说爱笑的女人们擦鞋,扯得口水四溅,一口从来没刷过的大黄牙,再加上长期吸烟,黄上加黑,和他说话得离远点才受得了。

他常逛县城,春霞说,县城里的擦鞋的,做小生意的,打牌的,但凡有点姿色的女人,都是她爸的熟人。

春霞妈是个勤快又吃苦耐劳的的农村妇女,结婚不久就知道她爸是个风流胚子。但,嫁鸡随鸡,生了两女一儿,一心一意只想把孩子好好带大,每天不管刮风下雨,都在地里忙活,坚决要供孩子们多读书,两个女儿都上了大学,嫁了好夫婿。只有顽皮的儿子初中没毕业,现在快三十了,还没成家。

没想到,得了尿毒症,晚期,两个女儿要治,她不肯,说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,治也是白花钱。确诊后就坚决要回家,说不想死在医院里。春霞偷偷问医生,母亲还有多久时间?医生说,最多也就只有两个月。

春霞姐妹俩强忍着悲痛,把母亲带回了家,她想要母亲在自己家休养,城里方便点。但母亲非要回自己家,她知道,母亲是怕自己哪天死在女儿家,对女儿不好。

姐妹俩也随母亲去家里照顾她,有一天早上,不知道父亲发什么神经,竟然骂虚弱的母亲:“你要死就早死点!”

气得姐妹俩不行,但为了不刺激到母亲,也没找他吵。

果真没到两个月,她妈妈就去世了。

母亲看病和丧事所有的花费,都是姐妹俩出的钱。父亲和弟弟一分钱都不出,也不操心,还时不时找两个女儿和母亲娘家人的碴。

姐妹俩知道父亲是这样的人,以前有事都是母亲担着,钱也是母亲管着。因为钱一到父亲手里,不管多少,他几天就会花个精光。

2.

送了母亲上山,一家人坐下算了算,收了大约两万块的礼钱。她爹说以后他要还人情的,意思就是钱要给他,姐妹俩也不在乎这个钱,都给了他。

没想到,母亲上山还没到十天,他一脸兴奋跑来和女儿说,他看上了同村的那个寡妇,去探了口风,说人家也同意,他想和人家一起,想请同村的婶子去说谋。

春霞一听,心里犯恶心,把眼睛从他脸上移开,怕自己要吐。

她站起来,背对着他说:“你想和人家一起过,随便你自己,只要你自己同意,你们同意,她的儿女们同意。不用问我们,我们也帮不着你什么,钱是帮不了你的。你自己和人家说好,她的生老病死,我们可没义务。”

她爹一心只想和人家寡妇在一起,他才不管后面如何呢。他来也不是征求女儿们意见,只是来通知一声,她们回娘家,要是看到那个寡妇在,不要奇怪就是了。

过了一个星期,他来到了春霞家,像蔫了的茄子,说人家的儿女们坚决反对,同村同族的,丢人。

又过了几天,她爹又来了,兴冲冲地。

“春霞春霞,爹有好事告诉你啊,青海的老婆给我介绍了一个女的,贵州的,四十来岁,长得挺好。她就在楼下,我先上来,要是你同意,我就叫她上来。前天和昨天我已经带她去你两个姑姑家了,她们很高兴,一人还给她五百块钱的见面礼呢!”

春霞内心像鞭炮爆炸了一样轰的一声响,她强忍住想拿扫把打他出门的冲动。祸害自己就算了,还去祸害姑姑们。

“你......,你别叫她上来,别叫她上来。要是秦伟知道了,他会不高兴。”

她爹也看出来了,她不高兴,“哦”了一声。以前他来,女儿总是要给他做些好菜留他吃饭,看样子,今天是不想留了。他知趣地站起来,说要走了。主要还是牵挂着楼下等着的那个女人。

春霞突然想起,问他,“你给了这个女人多少钱?”

她爹慌乱了一下,“没...没多少钱,人家不是骗钱的,她说喜欢我,要和我一起过生活的,不是图我的钱。”

春霞冷哼了一声,没说话。心想,就凭你这个糟老头子,人家四十来岁的又好看的女人,不冲着钱,会跟你?

算了,反正他手上也就那两万多块钱,大不了都骗了去。

过后不久,春霞下班路过张大福珠宝店,无意中瞟见里面有个人背影极像她爹,还有个穿着蓝色连衣裙,身段苗条,披着长直发的女人,挽着她爹的手,两个人在看首饰。

她走进去看看到底是不是她爹,果然是他。“爹,你买金呀?”

“没...没买,看看,春霞,这个就是你阿姨!”他指了指那个挽着他手的女人,那个女人松开了挽着的手,尴尬地笑了笑。

“这么年轻,比我也大不了几岁,叫阿姨叫老了。”春霞皮笑肉不笑。“姐,我爸这么老,真配不上你这么漂亮的美女,可我爸说你们两个爱得死去活来,真是委屈你了。我爸不给你买点金呀银的,那还真对不住你,你们选吧,我先走了。“

春霞走出店门口,眼泪就出来了,想到自己的母亲跟着他一辈子,连个几块钱的首饰他都不曾买过给她,现在给别的女人买金买银的,还是拿母亲去世时收到的礼金。

从那时起,春霞和她姐彩霞不再一有时间就往娘家跑。

3.

春霞知道,等她爹那两万块钱被那个女人掏空以后,她就会一走了之。

果真,不到两个月,她爹就哭丧着脸来到她家,说那个女人走了一个星期,都还没回来,估计是不回来了。之前说回娘家,两三天就回来。

春霞毫不意外,问他,“你手上还有钱没?”

“没有了。”

“你两万多都花完了?”

“嗯!”她爹低着头,像个犯错的孩子一样。“他们都说她是骗子,可我......”

“你认为她不是骗子?”

她爹没有说话,像斗败的公鸡一样。

春霞没有再说什么,也没心疼那钱,反正那钱不是这个女人骗掉,也会被其它的女人骗去的。还是忍不住教育教育他。“你...,你以后不要和那些女人勾勾扯扯,实在孤独,就找个正经的过日子的女人,这些女人,好吃懒做,专门就骗你们这些人的钱。你也不想想,自己都多大年纪了,是什么条件,这些女人会真心实意和你过日子吗?别说我说得不好听,这些这里骗那里骗,又长得可以的,你要小心她别有什么脏病传给你。”

“不...不会吧?”她爹睁大眼睛看着她。

“我是说有可能,你最好去检查一下。”春霞本着吓他的心态,让他以后少把那些女人乱带回家去。

她爹低下了头,仿佛在思考什么。

半个月后,开诊所的表姐碰到春霞,拉她到没人的角落,偷偷告诉她,她爹果真得了脏病,不过也不是那么严重,要打一段时间的针,还要注意饮食。

表姐告诉她的意思是,要她姐妹俩自己注意点,不要轻易让他在家留宿,要是留宿了,得注意消毒。

回家告诉秦伟这事,他很生气,说:“以后不要他来家住。”春霞内心剌痛,曾经秦伟对他就像亲爹一样好,生病什么的,照顾得比很多亲儿子都细致,出钱出力的心甘情愿,现在,被她爹自己作没了。

最可气的是,她爹还不要脸地在她公公面前显摆他的风流韵事。大家内心都瞧不起他,他还自以为自己很有本事。

4.

那一次,春霞同事问到她爹的名字。那神秘莫测的笑,她直觉她爹又有啥新的丑闻。

一打听,原来,她爹和别人争老婆,在大街上打架了。被路过的同事看到了。旁边有人说那个被打的男的有个女儿在银行上班。她就问他叫什么名字。

那个女人五十多了,现在街上擦鞋,头婚生了个儿子,孩子不到一岁,抛夫弃子。后来嫁了个老实巴交的男的,生了个女儿,现在还不到十岁。和春霞姐姐彩霞的女儿是同班同学。

同事说,这个女的人高马大,看起来憨厚老实,五十岁,牙齿都掉了许多,上面两颗门牙都掉了。问春霞,你爹怎么看上这样的女人?

春霞恼怒地说:“他,只要是母的,他都看得上,他这一辈子,唯一看不上的就是我妈。”

春霞再次见到她爹,说他,怎么去招惹人家有夫之妇。

她爹明白了春霞知道了自己挨打的事,委屈地辩解:“她自己要跟着我,说自己老公是个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响屁的人,又没本事。她跟着我,他也不敢放半句屁。”

春霞都被他的话气笑了,“你还真信了?人不是打上你了吗?”生生忍住了将要脱口而出的那句话:你自己不是坨屎,苍蝇怎么会叮上来?

“他打我,是因为我没给她钱,我答应过她,她女儿过生日,我给五百块,后面没给。她老公就来找我要。我还是没给,他就打我了。”

春霞一听,明白了,这两夫妻俩合着搭档坑钱呢。她这老公,也是绝了,为了点钱,竟然同意自己老婆去和别的男人睡?

大千世界,真是无奇不有。

她爹依然梗着脖子说:“我也不想和她一起,但她对我好呀,给我织了两双毛线鞋,还时不时给我买水果吃。给我洗衣服。唯一就是不会做饭,在家都是我做饭。”

春霞一听,你还真以为人家是你老婆呢,还给你做饭吃伺候你。

“你在她身上花了多少钱?”

“她从来没问我要钱,就是有时候她身体不舒服,那个男的又不给她钱,我就给她一千八百的,那个男的也是没良心,上次她想买一件棉衣,没钱,他都不给,还是我给她买的。她有时候回娘家没钱,我给个三五百的。对了,我上次还和她去过她娘家,还是木房子,真穷。她也好可怜的,嫁人也嫁不到什么好男人。”春霞爹一脸惋惜。

“哎哟,这么可怜啊,你要她离婚,你们结婚好了。”春霞肚里冒火,他心疼别人嫁不到好男人,自己老婆这辈子嫁了他才是倒八辈子霉。她忍不住,顺着他的话讽刺他。

“我才不要和她结婚呢,那么肥,又老,还有那么小的一个女儿,和她结婚我还得给她养女儿,犯不着。”

要不是她爹,春霞非一口唾沫吐到他脸上。

不久,再见到她爹,他头一句话就是:春霞春霞,我和她分了,不要她去我们家了。

“为啥?”

“那天晚上真是吓死我了,睡到半夜,她突然口吐白沫翻白眼,不醒人事了。幸好村里的车在,我叫人把她拉到医院抢救,才活过来。幸好活过来了,要是死在我床上,那房子都不敢住了。我哪还敢要她?送她到医院,我就溜了,否则还得我出医药费。”她爹一脸庆幸,仿佛摆脱了一个重包袱。

春霞不说话,懒得理他,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。

狗改不了吃屎。

“他是这样的人,你就把他当小孩吧,尽好做子女的本分就好了。其它不要管,也没必要烦恼。”我劝她。

她笑了笑,“摊上个这样的爹,还能怎么办呢?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由他们自己。”

 

(责任编辑:1f524844a6451cc715eb)

国际新闻

更多>>

民生新闻

更多>>

最新文章

推荐文章

关于我们 | 机构介绍 | 报社动态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 | 招聘信息 | 查询系统
Copyright©2014 http://www.n6n7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浙江新闻网 企业信息
QQ:314127396中部崛起B2B为你服务